<nav id="ii8q8"></nav>
  • <bdo id="ii8q8"></bdo>
    <legend id="ii8q8"><wbr id="ii8q8"></wbr></legend>
    <li id="ii8q8"><tr id="ii8q8"></tr></li>
  • 法治網首頁>>
    【年終特輯】六大常見輿情效應和處置方式研究
    發布時間:2022-12-30 16:19 星期五
    來源:法治網輿情中心

    寄語


    當前社會媒介環境日趨復雜,信息呈現立體式、非線性傳播特點,各方輿論在匯集碰撞時產生的一些輿情現象,呈現出共同的規律特征,可以用某些“效應”來概括。這些特定現象在熱點事件尤其是高熱輿情事件中經常出現,且多表現為多重輿情效應共同作用、相互交織,為輿論場帶來更復雜難測的反應變化,令處置部門的應對引導工作變得更加棘手,稍有不慎就會引發輿情風暴。因此,政府部門有必要關注它們所呈現的特征,了解并掌握其在傳播學、社會學、心理學等方面發生的機理,通過共性規律看清輿情走向,在開展相關輿論引導時做到提綱挈領,以便有效解決當前輿論場面臨的諸多問題,增進不同場景下的處置工作的可行性與效率。本文歸納了近年來輿論場常見的六種輿情效應,并借助典型案例分析其成因和演變規律,總結出常見的引導應對方式,以供參考。


    01. 極化效應


    輿情領域中的“極化效應”是指網民對某個社會事件或現象進行討論交流后,形成具有極端性和對立性的觀點和意見。主要表現為,一旦某種輿論觀點成為網絡主流傾向,就會不斷吞噬、消滅其他反對意見,令網民呈現出盲信和盲從的不理智情緒。極化效應作用下的輿論場容易陷入負面的、不理性的狀態,如果不及時加以重視并采取合理措施進行有效應對,可能產生倒逼政府的情況及衍生輿情,后續將會加大政府部門社會治理和輿情處置的成本。


    當前,在一些輿情事件中一旦涉及性別議題就很容易產生極化效應。比如,在成都女子肖某某勸阻吸煙被潑一事,該事件隨著輿情發酵逐漸向男女對立等討論方向發展,在一些言論的煽動和挑逗下,越來越多人把矛頭對準了男性群體,不乏“辣雞”等侮辱、貶損言論,一些自媒體和博主還痛斥部分中國男性素質低下,并舉例外國男性如何彬彬有禮紳士風度,隨后整個輿論場呈現出一種針鋒相對的戾氣,極化效應凸顯。


    對此,政府部門要建立和完善公共輿論極化危機的預警和防控機制,強化信息公開和透明力度,及時向公眾發布動態信息,阻斷小道消息和網絡謠言傳播空間,掌握輿論引導的主導權。同時,拓寬公眾的意見表達渠道,充分發揮主流媒體、意見領袖的作用,對偏離理性軌道的輿論及時予以糾正,從而降低網絡輿論極化現象的發生概率。其中也需要格外警惕網絡中的“引戰者”,防止少數別有用心勢力故意拔高一般事件或普通案件,將公眾視線引向對國家和社會的反思與批判。政府部門在輿情處置引導中需要加以甄別并區別對待,防止走到人民群眾的對立面,激發社會逆反心理。


    02. 標簽效應


    輿論給某類群體、地域、事件等貼上特有標簽,并用慣性思維來看待的現象,叫做“標簽效應”。其心理動因源于固有成見作祟,網民在瀏覽信息時,容易代入已有的刻板印象和價值判斷,后續再通過進一步的傳播互動,這些標簽的刻板印象會影響更多的人,甚至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網絡輿論生態環境。


    比如,近年來新聞報道中出現的涉及“富二代”“小粉紅”“臨時工”等負面事件,令網民對這類人群產生預設性的偏見。還有某些職業也受到“標簽化”影響,比如城管的形象長期以來被妖魔化,其中固然有此前因執法規范化不足等造成的問題,但還在于長期相關負面信息的擴散,網民受到較多的負面影響,在先入為主的主觀判斷下,形成了現如今對城管群體的刻板印象。


    不難看到,這種“先入為主”的心理無形中會屏蔽理性觀點,而以刻板印象為基礎的標簽式輿論,容易誤導公眾形成社會偏見,產生輿論場的割裂和對立,對構建社會共識產生巨大破壞力。在輿論引導過程中,相關政府部門需要清晰認識到標簽效應的危害,并有意識地澄清輿論偏頗認知,引導媒體和受眾跳出這一固有概念的影響,去關注事件的客觀事實。具體而言,相關部門可以從以下幾個角度切入:如在信息發布時避免過度披露涉事人員身份信息,規范媒體報道方式,全面呈現事件的全部面貌而不是“貼標簽”;壓縮某些故意誘導聲音的傳播,尤其是部分自媒體喜歡發布關聯式文章,以達到吸睛引流目的,必要時進行一定信息管控;及時澄清一些似是而非的不實信息,減少輿論向固有偏見層面轉向的因素,盡快消除輿論標簽中不良刻板印象的影響。


    03. 塔西佗效應


    “塔西佗效應”是一個政治學概念,意指倘若公權力失去公信力,無論其如何發言或做任何事,社會均給予其負面評價,不相信它的說法。一般而言,在當下中國社情民意中,“塔西佗效應”并不常見。但在少數重大輿情事件中,由于涉事官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處置失誤,沒有著力解決問題、廓清疑惑,反而用“瞞”“捂”“攔”等不正確方式,人為推高社會對立情緒,激化矛盾,造成事態擴大化,令公眾產生“習慣性質疑”的偏執。


    在輿情處置中,地方政府要警惕“塔西佗效應”的出現,就要以認真回應群眾訴求的態度為前提,針對輿論疑問提供及時、真實、有效的信息,并通過信息的快速傳遞降低謠言發生概率。尤其要重視首次通報的重要性,需要始終圍繞在輿論關注的焦點、熱點、疑點方面,做到回應有力、有的放矢、證據充分、邏輯合理、細節周詳,努力創造輿情降溫條件。同時,官方也要和公眾真誠互動和良性對話,以誠懇、擔責的姿態接受輿論意見,同時要注意換位思考,多站在公眾角度考慮問題,切實保障公眾的知情權、參與權、表達權以及監督權。


    04. 蝴蝶效應


    “蝴蝶效應”是指一個小細節或一件小事情,也可能造成非常嚴重的后果。在輿論場中,“蝴蝶效應”屬于比較常見的現象,不少輿情案例發端于比較平常的微小事件,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猛發酵,最終在全社會范圍內形成輿情風暴。


    比如,演員翟天臨在直播中回答網友提問時說了一句“不識知網”,受到一場指向明星讀博和高校招生公平的輿論風波,引發全社會關注。最后,不僅翟天臨的博士和碩士學位接連被取消,更引起各大高?!皩W術打假”運動,可以說是輿情“蝴蝶效應”的典型連鎖反應??梢钥吹?,在新媒體環境下形成高交互性、高鏈接性的網絡中,信息呈現立體式、非線性傳播,零散的后續網絡討論可以通過聚合產生強大的傳播效力和話語場,一些特定網絡事件很可能會因特定群體的原因發酵、升華,之后脫離地域性、行業性等特定輿論圈層的討論,進而上升演變為全社會共同關注的熱點事件。這一輿論現象最終令一些看似很小的社會事件產生“蝴蝶效應”,形成惡劣影響,甚至對社會穩定造成威脅。


    這提示相關部門面對網絡輿情時,需要加強輿情動態追蹤能力,及時關注事件的最新發展動態,加強輿論場信息和網情民意的收集,對公眾的關注焦點和訴求出現的新變化,保持敏銳的感知度,及時作出審時度勢的處置和反饋,對網絡輿論加以正確引導。尤其需要警惕部分自媒體利用網民從眾心理,通過“帶節奏”的言論擴大事態??偠灾?,多管齊下是防止或降低“蝴蝶效應”影響的重要舉措。


    05. 長尾效應


    輿情領域中所說的“長尾效應”是個比較形象的概念,如果說輿情的爆發時間是“頭部”,那么其平息時間則是“尾部”,“長尾”是指一些熱點事件因處置周期較長,隔段時間就會被網民提及和討論,造成反復發酵、時間拉長的輿論觀感。不難看到,在一些高熱輿情事件中,“長尾效應”比較明顯,從而拉長整個輿情的處置周期。


    云南孫小果涉黑案也出現類似現象,2019年4月初的媒體報道激起廣泛質疑,迅速形成一場輿論風暴。后續輿情熱度下降后,仍然有各類媒體不斷深挖孫小果經歷,引發輿情反復,相關討論隨著案件審理流程推進而多次升溫。


    這說明一些網絡輿情事件進入處置后期,仍不時出現再度追問和反復關注,輿情起起落落出現多個節點,實質是公眾對某類社會問題持續關注而留下的網絡痕跡。其中需要警惕負面輿情“長尾效應”產生的強勁穿透力及破壞力,在長時間的輿情“拉鋸”中嚴重損害政府公信力,給政府輿論引導工作帶來巨大影響。政府部門在輿情處置中要破解“長尾效應”的風險,需立足責任意識打造輿論導控閉環,避免以“介入調查”的方式拖延輿情,令輿情反復發酵無法做到圓滿結束。更重要的是,政府部門需直面輿情危機中暴露的管理問題,做到短期著手和長期著眼雙管齊下,完善針對訴求的回應渠道,構建“長尾”輿情的消解機制。


    06. 共情效應


    共情效應是指大眾因為同理心觸發共鳴形成輿論聲勢的輿情現象。實踐中,公眾對社會事件的評判往往帶有自我的情感投射,如果涉事方的某些特質與個體自身有相似點,就會促使網民產生某種代入感,刺激網絡評議沖動。這在社會民生類輿情中表現尤為突出,由于民生問題與社會公眾的利益息息相關,可能會發生在大多數人身上,容易令人們產生強烈的代入感和同理心,與事件當事人產生情感共振,網民因此有了強烈的意愿去表達共同訴求、發泄共同情緒。


    比如,2021年7月13日,公安部召開新聞發布會披露稱,2015年曾受到廣泛關注的尋親電影《失孤》中的被拐兒童原型郭新振已被找到。其父郭剛堂24年尋子的故事被大家熟知,隨著孩子的尋回,大團圓“續集”打動人心的同時,也激起全社會對拐賣兒童犯罪的關注,共情效應之下不斷吸引公眾加入到事件的傳播中,維持著相關事件及話題的總體熱度。


    就輿情處置而言,一旦網民之間出現強烈的情感互動和共振,就可能因為社會群體認同層面的共情效應快速發酵,引發更多的網絡關注與討論,給輿論傳播帶來顯著影響。因此,政府部門在具體事件處理過程中,需要充分認識到共情效應起作用的淺層特征及深層機制。一方面,重視社會心態動向,通過回應網民的同理心進行情緒共振,撫平公眾的焦慮情緒,增強官方處置的社會認同感,避免官方自說自話。另一方面,對于網民共情之下的“合理想象”,即從已知的事實去推測可能發生的“事實”或存在的“思想”,這多數與網民自身權益相關,處置部門還需要考慮其產生根源,查擺個案背后是否存在普遍性問題。如果有,則需要落腳到建章立制層面,給公眾更強的安全感和獲得感,才能最終破除網絡傳播中的共情效應。


    作者:法治網輿情中心輿情分析師 王燦


    編輯:彭曉月 劉思源


    獨家原創作品 轉載或引用請注明來源及作者


    責任編輯:金永梅
    色情暗网哟女网站
    <nav id="ii8q8"></nav>
  • <bdo id="ii8q8"></bdo>
    <legend id="ii8q8"><wbr id="ii8q8"></wbr></legend>
    <li id="ii8q8"><tr id="ii8q8"></tr></li>